您的位置:首页 >> 道苑 >> 经典导读
《道苑》

国学之根,老学之地

日期:2018-1-24   来源:《道苑》 第32期 秋卷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428

国学之根,老学之地

陈廷一   郭永豪

寻着《人民日报》的文章——“河南鹿邑:寻道老子里”,念着《光明日报》的刊文《50亿元老子系列文化产业项目即将启动,河南鹿邑多举措挖掘老子文化》,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们从北京出发,沐着夏风,踏着繁花,来到了豫东的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故里。

老子故乡人的文化自信

2588年前,这里诞生了我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并著有名扬四海的《道德经》,被奉为哲学巨著!鹿邑人一直自豪于“老子天下第一”的俗语,弘扬老子思想与文化之念在鹿邑根深蒂固。发展与传承道家思想和李氏根亲文化,是感召四海八荒亲人归家寻根,增强华夏儿女认同归属之感的纽带,也是彰显中华文化自信、鹿邑文化自信的必由之路。

“尊道贵德”、“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上善若水”是鹿邑人推崇的“立君子品”。这种德行,源于鹿邑悠久的历史文明和深厚的文化积淀。老子《道德经》所凝聚的最高智慧,陈抟“主导养及还丹之事”的养生之道,虞诩的“拒荐征以奉祖母”的孝道精神,以及现在所涌现出来的“中国好人”和省市级众多的道德模范,鹿邑道德模范“井喷”。缘何?缘于文化力量。耳濡目染、润物无声。这里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老子文化渗透于人们的生活中,可以说鹿邑的百姓生活在老子文化里,老子“尊道贵德”的思想融化在鹿邑百姓的血液里,体现在实际行动中。所以深入探索《道德经》中的精神支柱,提炼精髓思想正己化人,使老子故里这座拥有悠久历史底蕴和丰富文化内涵的城市,以更加鲜亮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目前鹿邑美景已初步显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万物之道皆自然。无不体现负阴抱阳万物兴,道法自然、德贵清静。淳朴智慧的鹿邑人谨从“道”“德”规范,描绘出一幅人心思善、安居乐业的生活真趣图。正如一位作家参观完鹿城,有感而发地说:鹿城三日行,面貌欣欣荣,美景扬新姿,不敢信鹿城!

太清宫的镇宫之宝——碑林

清晨,踏着朝晖,我们朝觐了位于城东十里的太清宫——老子的出生地、国家4A级风景旅游景点。景区占地规模500多亩,由前宫、中宫、后宫三部分组成,建筑宏伟壮观,精致华丽,金碧辉煌。

据现存资料记载,东汉延熹八年(165),桓帝刘志派中常侍管霸前来创建,始名老子庙。“唐高祖武德三年(620),从吉善行之言,祖老子,特起宫阙如帝者居。高宗乾封元年(666),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建紫极宫。天宝二年(743)易紫极为太清”。考唐书本纪,武后光宅元年(684)尊李母为先天太后,扩建李母庙为洞霄宫,俗称后宫。前宫祀老子,后宫祀李母。因唐王室奉太清宫为家庙,故其建筑颇类长安王宫,占地八顷七十二亩。

唐末黄巢兵乱,火烧唐王家祠,太清宫毁于兵燹之灾。

宋朝好道。宋真宗赵恒,亲发国库银重建太清宫,规模比唐时有加,并于大中祥符七年(公元1014年)亲率群臣朝拜太清宫,册老子为“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立“大宋重修太清宫之碑”、“先天太后之赞碑”、“崇真桥记”等碑刻。

宋末“靖康之乱”,金人南侵,天下纷扰,太清宫又历兵燹,毁于战火。“残墙断垣,狐兔潜踪”。

金大定年间(1161-1173),太清宫修缮工程前后历六十余年方才告竣。   

元末韩林儿起义,占据亳州,又拆太清宫,取其材料运往亳州,以建其宫室。太清宫又一次遭到破坏。

清康熙十七年(1678),善士周道圣等人见太清宫日趋颓废,不忍坐视,又纠众集资重修。

建国后,太清宫成为区乡政府驻地,部分石刻及全部神像被毁。文革时,大殿上的饰物及雕刻被破坏。洞霄宫被太清宫农场所占用,已面目全非。前宫仅存主体建筑太极殿,铁柱、古柏三株,望月井;后宫有三圣母殿、娃娃殿。前后宫共存唐至清碑刻十余通。

太清宫几经兴废,见证了历史的兴衰。建国后,胡耀邦、张爱萍、杨得志、朱镕基、温家宝、李长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于对老子思想的崇尚,先后游览了这块圣地。

信步太清宫里,楼庭甚多,正值周末,游客也多。

一座唐碑,宏伟高大,着实让我们震惊,我们便驻足观看。这座唐代《道德经注》碑:位于鹿邑太清宫太极殿南百米处(系最近发掘出土)。建于唐开元二十三年(735),系奉开元神武皇帝玄宗李隆基敕命所立。碑高3.7米,宽1.2米,厚1.36米,碑身两面刻字,每面22行,每行51字,皆为隶书。碑额精雕盘龙,下面碑趺呈卧龟状,刻工精湛,气势雄伟。书法价值极高。不仅对研究老子《道德经》及太清宫的历史具有重要价值,而且它还是鹿邑太清宫现存时代最早的帝王御碑,弥足珍贵。

讲解员说,别看碑刻上的字迹斑驳,却掩饰不住当年的千秋鼎盛。它是太清宫的镇宫之宝,这是最近考古挖掘的,只有它的出庭作证,才能灭掉世上的造假诞生。据《鹿邑县志》记载:东汉延熹八年(165),由东汉边韶撰文,在老子庙前建老子祠碑之后,各朝帝王在鹿邑太清宫一带御制碑碣者代代有增。同时官吏豪绅、文人学士以至黎民百姓皆不例外,致使太清宫内外碑刻如林,多达百余通。其中著名的有“汉老子祠碑,迹称老子铭;隋老子碑记,于隋开皇六年(586)立,薛道衡撰文;唐开元神武皇帝玄宗李隆基敕建的《道德经注》碑;北宋真宗赵恒亲自撰写和篆额的先天太后之赞碑与宋真宗皇帝敕建的大宋重修太清宫之碑。另外还有金明昌二年(1191)建的续修太清宫记碑和大量的元、明清碑碣等。因长期受到风雨剥蚀和人为的损坏,有的已不存在,但在现场仍可以见到许多保存完好的古碑,记载着有关老子事迹与太清宫的历史。加上最新发掘出土的一批金代反映太清宫当年规模的地产碑在内,共约有三十余通。

接着我们又观看了大宋重修太清宫之碑:通高3.60米,碑首高1.50米,身高2.10米,宽1.50米,下为龟形碑趺。碑额篆刻“大宋重修太清宫之碑”九个大字。碑身文字剥蚀不清,石质风化严重。为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拜谒并重修太清宫时所敕立。

还看了太清宫圣旨碑:碑呈矩形,高0.60米,宽0.96米。碑文楷书18行,每行12字。内容有“据张真人告奏:太清宫住持道人每元受令旨,使臣军马宫观内不得安下,所有栽种树木,诸人不得采砍……,仍仰张拔都儿常切护持”等语。为元朝皇帝于中统二年四月二十七日(1261),颁发的保护鹿邑太清宫的圣旨。此碑今嵌于太极殿东侧墙内。

碑刻满载历史的千年沧桑,纵然饱经风霜,仍如一位被岁月刻化的老人,向世人后代揭示过往的历史尘烟。太清宫的碑刻是历代先贤古人对老子的缅怀礼赞之情刻在历史之轮的印记,同时也是留给后世的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事实就是事实,碑刻向世人诉说着老子故里——鹿邑往昔的辉煌与荣耀。

 老君台的传说

“老君台”,以老子命名所取。又名“升仙台”。

“老君台”是明道宫建筑群中唯一现存的古建筑,台子上的大殿是明朝所修。1986年被列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转日,我们又登上“老君台”,它位于城东北隅,这是县城最高的景点。站在上方,可眺望全城,和我们住的宾馆。但见新城别于旧城,错落有致。

传说《老君台》是老子升仙的地方,飞升到三十三重天的兜率宫,它三丈九尺多高,从下往上,要经三十三层台阶才能爬到台顶。台上有一座纪念老子的庙宇,上有数千年的苍松翠柏,古韵生香。在主殿有两副对联,上联是:一片碧波飞白鹭;下联是:半空紫气下青牛。老君台缘何“三十三”级台阶众说纷纭。目前流行的说法是,“三十三”这个数在佛教用语里代表最高的一层天,即“三十三天”,有“三十三”上青天之说。

如果分开讲,在古代“三”代表是多的意思,“三十三”代表无穷多的意思。用到这里是无穷多层之意。因为是升仙台,应该是在通往青天的道路上是要经过很多层层劫难。第一种说法有神话之意,不应过争。第二种说法仅限于字面之意。更关键的是:老子是道家的鼻祖,怎么能用佛教用语解释?

老君台的旧基最早建于东汉,已有千年,当时老子思想影响较小,还比不上儒家思想。据考证当时全部是一个土夯筑就的台子。唐代以前没有多大变化。到了唐代李渊称帝后,为了维护李氏王朝王权,李渊认为李氏王朝的权力是上天赐予的,是代表“上天”的意志。如何把李氏王朝与上天联系起来呢?于是找到了老子,并认为老子是李家祖宗亲。唐高祖李渊尊老子为圣祖,至于老君台的高度,当时也不知道该修多高。后来有一位大臣建议查一下李氏家谱,才发现李渊与老子之间正好相差“三十三”代。于是便有老君台的“三十三”级台阶,用以表明李氏子孙对其祖宗的崇敬、祭拜之意。

十三发哑弹的传说

我们拾级而上,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爬上33个阶台,乃有“上青天”的感觉。

老君台正殿建在33层之上,正中供奉着老子塑像,象征着老子修道悟德达到了最高层。老君台上有大殿正殿三间,东西偏殿各一间,正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有檐柱、元斗拱、内部梁柱为砌上明造。大殿内老子像为汉白玉雕像。殿前站立者分别是庄子、列子、文子、庚桑子等四个不同时期道家的代表人物,他们也是老子的得意弟子。台上有桧柏13株,相传是唐柏,松柏青翠葱郁,常年凉风习习,百鸟飞鸣,恰似人间仙境。但最为吸引游人眼球则是老君台上大殿东山墙及东偏殿后墙留下的弹痕,它吸引了我们目光。

据记载,一九三八年鹿邑第一次沦陷时,日寇的铁蹄践踏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也践踏了老君台这片仙土。一九三八年农历五月初四日,侵华日军从今天的太清宫镇营子寨向西进攻,一个叫梅川太郎的日军用迫击炮对着西边的老君台发射炮弹。老君台大殿东山墙、东偏殿后墙和附近的柏树共中炮弹十三发,机枪弹无数。其中两发炮弹穿过大殿山墙,一发卡在东边的树杈上。梁架和树杈上的炮弹,都保存了很久,其中树杈上的一颗炮弹,直到文革时才取下来。让日军目瞪口呆的是,他们向老君台发射的十三发炮弹竟然一发未响。当时老君台大殿后的炼丹房是国民党守军的弹药库,里面存满一屋子的黑色炸药,若有一发炮弹打响,引燃弹药库房,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老君台瞬间便会化为废墟。为什么日军打向老君台的十三发炮弹一发未响,难道十三发都是哑弹?当时群众纷纷传说,冥冥之中老君爷显灵了,在保佑鹿邑人民。有人认为这事纯属偶然,但同时还有另一现象也颇费解,即在东南城角的城墙上有一座奎星楼、南城门上的城楼,都遭到了炮击,这些建筑,都是一炮解决,轰倒于护城河内。为什么偏偏打向老君台的炮弹不响?2012年,台湾交通大学教授曾仕强先生在老君台下录制《百家讲坛》,他这样解释十三发炮弹没爆炸的原因,他说:“你可以相信,或者不相信,它本身就在那里,它是一个事实,用现代科学没法解释。老子不在乎这个,老子说眼见为实,十三发没响的炮弹就在那里。”

日军侵华时炮击老君台十三发炮弹未响,绝非空穴来风,亦非神话传说,而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那位向老君台发射炮弹的梅川太郎对当年的暴行感到愧疚,为了赎罪,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期,他来到中国。梅川太郎在随从人员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爬上老君台,虔诚地跪在大殿里的老君像前,拜了又拜。梅川太郎讲述了他就是当年用迫击炮轰击老君台的炮手,极其诚恳地向陪同他们的中方人员再三道歉,并向中方陪同及自己的随行人员如实地讲述了当年所发生的一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1997年9月19日,梅川太郎最后一次来到鹿邑,在老君台东侧立下白色方柱日式和平碑,并在老君像前长跪不起,虔诚向老君爷谢罪,祈祷中日永无战争,全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立碑谢罪回国后不久,梅川太郎就死了。

站在高台之上,清风徐来,轻抚青砖古柏思绪万千。往日的狼烟战火已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是斑驳的弹痕默默守候着这座台和城。十三颗炮弹不是神话传说,只是事实,我们需要探求的不是当时的原因,而是要谨记历史的教训。如今的中国、如今的鹿邑、如今的老君台已今非昔比,屈辱只能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重温的只能是昔日的繁华。  

孔子问礼老子

孔子的问礼广场位于城北关。

夕阳西下时,我们来到了问礼广场。但见两位老人穿越时空,相视而坐,谈天说地,治国理政,一问一答,谈笑风生。

孔子问礼于老子的故事早已是妇孺皆知的事,孔子曾多次问礼于老子,其中孔子第三次问礼老子是在老子退隐归乡后,地点在老子家乡苦县(今鹿邑),此时孔子40岁。鹿邑为纪念孔子问礼而修建的问礼广场,问礼广场处于涡河北岸。传说有一天,子路对孔子说:“我听说周王室的守藏史老子被免职回到老家居住。老师要把书籍典册藏于周王室,不妨试试借助于他。”“好主意。”孔子赞许地说。于是,孔子带着子路等人和准备藏于周王室的书册来到了苦县,他们见到老子,说明来意,请老子推荐。出乎孔子的意料,老子拒绝了。老子之所以拒绝,不仅是因为周王室藏书已名存实亡,且今之老子已非往日老子。而孔子不了解老子的新境界,仍然停留在过去那个熟知周礼的老子身上。所以他引经据典,想以自己的理想和价值观来说服老子。老子不便阻止孔子的申述,但又不想听下去,就打断他的话说:“你的话太冗长了,讲讲要点就可以了。”

孔子马上回答说:“六经的根本在于仁义。我就是以仁义为标准来衡量一切的。”老子微微一笑,问道:“仁义是人的本性吗?”

孔子答道:“是的!君子不仁便不成其为君子,不义便不能生存。仁义,确实是人的本性。”

老子说:“请问,什么叫仁义?”

孔子回答说:“心中正而无邪,愿物和乐而无怨,泛爱众人而不偏,利于万民而无私,这就是仁义的大概。”

老子摇摇头缓慢地说:“你后面说的这些话真是危险得很呀。现在讲泛爱众,不是太迂腐了吗?无论是历史经验还是实际生活,都明白地证实了所有讲无私的恰恰都是为了实现自私。”

 回到鲁国,众弟子问孔子见到老子了吗?老子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孔子答道:“鸟,我知它能飞;鱼,吾知它能游;兽,我知它能走。走者可用网缚之,游者可用钩钓之,飞者可用箭取之,至于龙,吾不知其何以?龙乘风云而上九天也!吾所见老子,其犹龙乎?学识渊深而莫测,志趣高邈而难知;如蛇之随时屈伸,如龙之应时变化。老聃,真吾师也!”自此“犹龙”一词借指老子,鹿邑建有“龙源圣地”,明道宫前古有犹龙堤,城中有住宅小区亦名“犹龙居”,以此纪念老子。

西出函谷化紫烟

在城西关的三角地处,我们来到老子西出函谷关的景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位白胡长发、鹤发童颜的长者,骑着青牛,牛头向着西方而去。静观其目,充满着深邃和忧伤,我们心想,他是多么不情愿离开这生斯养斯的土地……

老子虽然满腹经纶、知识渊博,但在动荡的周朝社会里,也未能改变命运的坎坷。随着各诸侯国势力的逐渐强大,周室日渐衰微。表面上,周王虽贵为天子,但国家实际上已由齐、秦、晋、楚、吴等国称霸、挟持。周王室权贵相互勾结,朝内结党营私争权夺利,朝外则私通诸侯,拉帮结派,致使周王室摇摇欲坠。老子痛恨这些明争暗斗的行为,嫉恶如仇,得罪了掌权的甘简公,被免去了守藏史之职。甘简公死后,甘平公继位。又召回老子,重任周守藏史之职。到周景王驾崩时,子丐之党与王子朝争夺王位,王子朝“洗劫”了由老子所管的国家藏书室。带着大批“洗劫”来的周朝典籍逃往楚国。老子蒙受了失职之责,无奈引咎辞职。《史记》载〔老子〕“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      

函谷关是周朝一重要关隘〔现河南省灵宝市境内〕。这一日,城关之上,披甲将官,手捻长须不时远眺前方,目视着每一位进入关口的人,忽远处一团紫气由东而来,只见一素袍老翁倒骑着一头青牛悠然而来,老者白发如雪,其眉垂鬓,其耳垂肩,其须垂膝,红颜素袍,简朴洁净,好一副仙风道骨圣人样。将官随之向前一拜,说:“吾乃关令尹喜,前日我夜观天象,见东方紫气云集,知有圣人来到,我已在关上恭候一天了,不想是老子先生驾到。”

关令尹喜的书屋内,尹喜说:“天下人都知道您是一位得大道的圣人,但却很难把握您的精髓,先生能否指点学生一二?”老子微微一笑说:“我的话浅显易懂,易实行。但天下却没有人能理解它,实行它。话有所指,物有所比,内含玄机。无人去领会其中的奥妙。这就象你只见圣人粗麻布衣,却不知其内含稀世美玉!天下人都说我所说的道太过宽泛,很难具体把握。一是柔慈。竭尽全力,量力而行;二是俭约。无欲于天地间而行走自如;三是不与天下争先得利。获得人们的拥戴。”

关令尹喜毕恭毕敬,仔细聆听。“那我怎么样才能通过学习得道呢?”老子说:“追求学识与追求道是有本质区别的。追求学识的人,学识会日有所增,追求道的人,心存杂念会日有所减,最终达到无为境地。无为就可以顺自然而无不为。这就像治理天下一样,应顺应其规律,而不可孳事、扰民、强行政令。”

关令尹喜默然首肯,似有所悟说:“在通往道的道路上,应该做到些什么呢?”老子轻捻长须说:“去欲。”“何为去欲?”老子说:“五色、五音、五味、畋猎、奇货。五色、五音,使人耳不聪目不明;五味、畋猎,使人沉湎于享乐之中;寻奇居宝会使人行为不俭。因此,圣人致力于维持基本的生机。对事物行为应该要有所取舍。”

关令尹喜面有喜色说:“怎样才能算做是符合道义的行为呢?”老子轻捻长须说:“合道之人,行无踪迹,言无多余,无所凭借便可达到目的。因此,圣人常救于人,常修于物,含而不露。所以,善人,可以作为不善人的师范;不善人,又可以作为善人的凭资。不懂得尊重老师,不懂得善待凭资,即使非常聪明的人,也会感到迷惑。这就是精深奥妙的道理。”

关令尹喜听之入甚,喜形于色,溢于言表说:“不知先生所言之‘道’可是我们通常所说之‘道’?”老子慢条斯理说:“通常可以说出来的‘道’,并非是永恒的‘道’;可以命名的名,也并非是永恒的名。无名无形,是万物的初始;有名有形,是万物得以化生的根本。无拘无束方可洞悉那无以名状的微妙;名形兼具才可观察那成名化物的极致。无以名状与成名化物同源于‘道’,是‘道’的两种境界的表现。幽深玄妙呀。这是了解一切微妙变化的门径。‘道’看似虚无,但它却是一切存在的本源依归。它消磨了锋角,排解了纠纷,柔和了光芒,浑同于尘俗。它无形无迹而又无处不在。我不知道在它之上还能有什么更本源的存在,只觉得它存在于天帝之前。”

关令尹喜似懂非懂问说:“先生是说‘道’是一切万物的本源吗?”老子望着关令尹喜淡淡一笑说:“将军真是有心之人啊!道生于原初混沌元气,元气产生阴阳,阴阳混合成万物。它们既对立、排赤而又相融和谐。它们既无形存在而又按一定的法则运作,延绵不断无穷无尽。”关令尹喜无不感慨说:“先生果真是知识渊博而又博大精深啊!”关令尹喜疑而问:“先生这次出关西游可有什么向往吗?”老子曰“国小民少。废弃各种器具,珍爱生命而不背景离乡;弃车船、罢战事、回归自然纯朴,安逸居所、乐尚民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而民生死不相往来。”尹喜再问,老子似乎已进入睡态状。

次日,东方发白,又是一个晴空万里日。关令尹喜推开房门,屋内空荡荡,人去屋空。几案上整齐的摆放着竹简两卷……

据《史记》载:〔老子〕“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彊为我著书。’於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去,莫知其所终。”老子曾遗书与他,世人称《道德经》也即《老子》。

在鹿三天,道沐三日

我虽然仍说不出道的真谛,但我感受到了道的妙不可言、国学的玄奥。鹿城的崛起,是道的力量的托起。

(作者陈廷一,鹿邑县人,中国大地出版社原副总编审,著名传记作家。郭永豪,鹿邑县委办公室干部)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