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道苑 >> 经典导读
《道苑》

一条泥鳅

日期:2016-8-22   来源: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473

一条泥鳅

王传林

 

一条泥鳅的消失对整个大自然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于泥鳅而言却是整个生命的完结,于我而言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感和自责。这条 6寸左右长的泥鳅与我产生联系缘于一次劳动,这就如同人与人产生联系,也必定是缘于某次或某种特殊经历。在秋季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中,我们兴致勃勃地挖沟挑渠,由于是第一天,大家体力充沛,加之久坐办公室,心里压抑了许多的缘故,大家挥动着铁锹,心情舒畅地挥霍着体力。田野上一片肃穆,秋收后的稻茬静静地享受着太阳的抚摸,如许许多多的智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天上有几朵白云悠悠闲闲散着步,远处的拖拉机迈力地赶过来赶过去,进行着庄稼地的秋后深翻。不远处的树上,麻雀们热热闹闹地像在开着什么大会,发言极其热烈,叽叽喳喳的,几只多年不见的长尾喜鹊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摇头晃脑地报告着心中的喜悦……

泥鳅!同事的一声惊叫把我的视线从远处拖回来,果然是一条泥鳅,一条大拇指粗的泥鳅正在沟底活蹦乱跳。几个女同事吓得慌忙逃到了沟坎上,我伸手出去抓住它,滋溜一下,它又狡猾地从我手中滑了出去,我戴上手套再次用拇指和食指将它抓在手中,然后打开一瓶康师傅纯净水将它装了进去。泥鳅在瓶子里一个转身,顿时纯净水一片混沌,泥鳅身上的渍泥一下子污染了整瓶水。几个女同事接过瓶子想看个究竟,但无法看清泥鳅的庐山真面目。她们浪费了几瓶水,淘净了泥鳅身上的污渍,泥鳅才整个地呈现在大家眼前——它的脑袋左右各长着三根胡须,深身肉嘟嘟光滑滑的,在瓶子里蜷屈着身子,一会儿动一下,似乎想摆脱瓶子对它的控制。由于有了这段小插曲,整个上午的劳动效率大增,质量也得以保证,几个女同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泥鳅身上,一会儿换水,说是缺氧了会死,一会儿往瓶子里塞馍馍渣,说是怕它饿死,忙得不亦乐乎。

下午回到办公室后,我盛来一盆水将泥鳅放进去,泥鳅如同获得自由一样,在盆子里翻过来倒过去地畅游,舒展着身体,仿佛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浑身透着舒爽。几个女同事有事没事都要过来看看,评论一番指点一番,泥鳅仿佛肚里能撑船的宰相,任由她们评说,它只是自在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

几天过去,安然无事,我自己也在没事时看泥鳅,它有时一动不动,有时游过来游过去如一条小蛇。

一天我正在埋头写些无聊的文字,只听咚地一块轻响,好像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我抬头扫了屋内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又埋头继续写字。过了一会儿,一位女同事进来送一份文件,一进门便大声说:主任你怎么能把我们心爱的泥鳅养在地板上呀?我莫名其妙,忙过去一看,泥鳅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地躺着,我的第一反映是它死了,不是摔死了就是缺氧憋死了。我急速地拣起它重新放到水盆里,它一动不动,侧翻着肚皮。女同事说:死了,肯定是死了。我说:先别下结论,等会儿再看吧。可等到下班的时候,它也没有一点动静。

那天夜里我梦见泥鳅死了,心里很难过。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地赶到办公室,进门后直接奔向水盆边,只见泥鳅在水里欢快地摆动着尾巴,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上班后几个女同事先后到我办公室探望泥鳅,看到泥鳅安然无恙,她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仿佛她们的孩子感冒很长时间终于好了一样。

有了泥鳅的日子,多了一份牵挂,也多了一份慰藉。

转眼到了星期五,临下班时我给泥鳅换了一盆干净水,又给它撒了些鱼饲料后才下班回家。星期六,女儿缠着我要看泥鳅,我只好领着她到办公室。到办公室后,女儿趴在水盆边上,一会儿吹口哨,一会儿拍盆子,好奇得不得了,她观察得很仔细,还时不时地用小手去逗泥鳅玩。回家的时候女儿提出要将泥鳅带回家养,我没有答应,我告诉她:这泥鳅是大家的,不是我一个人的。

星期一我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我把目光投向盆子的时候,心里凉了半截,水盆里不见了泥鳅的身影。我扶扶眼镜再看,还是没有,便想起了那天泥鳅跃龙门摔在地板上的事,急忙把目光投向地板搜寻起来。后来在椅子底下找到了泥鳅,可它已经不再是一条活蹦乱跳的泥鳅了,浑身已经干硬,尾巴收缩得很小,胡子一碰便折断了。我心里一阵一阵地悲哀,坐在椅子上对着泥鳅的躯体,不知应该怎么办才好。

上班后几个女同事照例来看泥鳅,看到泥鳅标本式的躯体时,她们有的叹气,有的怨我没照顾好它,有的安慰我说主任你也别难过,我们知道你们文人多情,但这是它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假如它老老实实在盆子里呆着,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同事们走后,我独自一人对着空盆,对着干硬的泥鳅,心里空荡荡的。一条泥鳅就这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自然界里的一枝一叶,一动一物,都有自生自灭的途径。以这条泥鳅为例,它的灭亡不外乎三种途径,一是不可抗力的原因,如地震被砸而死或火山喷发的岩浆将它烫死;二是自然死亡,所谓寿终正寝;三是被异类消灭,如人类喜爱泥鳅钻豆腐这道佳肴。我虽然没有使它消亡的主观愿望,但对于泥鳅而言,客观上的它依旧是被异类剥夺了生命,虽然这种剥夺披上了所谓的爱的外衣。假如这条泥鳅生活在别处,我们挖沟时不曾发现它;假如发现了它,我们依旧把它放在沟底;假如我们把它带回来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假如我汲取了上次它跳出水盆的教训,换一种它跳不出的容器……可是现在任何假如都已经无济于事。对于这条泥鳅而言,它已经完成了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历程,它已经在我和我同事们的记忆中留下了记忆,对它而言,这已经足够了,比起它的许多同类,它是不是应该说是幸运的一条呢?这个结论我不能下,我想只能等到我们去到另外一个世界,倘能再次见到它的时候去问问它。

生命长河中需要记忆的东西很多,需要忘却的东西也很多,但这条泥鳅我一定不会忘记。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刻骨铭心、不能忘却的,一是别人给予了自己大爱而无法报答,一是从良好心愿出发却伤害了别人而又无法得到原谅。我之于泥鳅是不是属于后一种,我自己真的无法作出判断。

那天下班后,我把泥鳅的躯体埋进曾给了它生命的泥土中。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笔名船林,乡企管人员)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