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部严重受伤

[ 3357 查看 / 0 回复 ]

特稿?寻找失联的天津港消防支队四大队:仅4人有下落 “我相信我儿能挺过来,我儿很坚强”   躺在移动病床上的消防员看上去很年轻,满脸划痕,炭灰色的皮肤,眼睛艰难地睁开看着张宜碧手里的照片。   他嘴里插着管子,嘴唇就像没有动过,“雷驰。”   张宜碧想再多问一些情况,被护士以“病人虚弱,需要休息”为由拒绝了。 http://carschina.org   这是她找到的第三个认识雷驰的消防员。   第一个是爆炸发生6小时后找到的。   爆炸发生后,张宜碧跑出小区,马上拨打儿子的两部手机。一部关机,一部无人接听。她又给队里领导打电话,同样无法无法联系上。   之后的几个小时,张宜碧不停地拨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凌晨5点,她来到安达医院。在那里,她碰上了儿子的一个同事,看着照片,对方一眼就认出了雷驰。   那名同事告诉张宜碧,当时自己正在连接水管,第一次爆炸将他推出去好几米。然后他向外跑去,第二次爆炸时,他远离最核心的位置,腿部严重受伤,但跑了出来。   随后几天,张宜碧奔走于泰达、港口、塘沽这三家医院,寻找儿子。   她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新闻极客》看,“你看,这个人很像我儿子。”   照片是一个面色红黑红黑的人的脸部特写,仰面躺着,脸上都是伤口,插着管,闭着眼。这是别人发在朋友圈里的,目前身份无法确认,正在寻找亲属。   “你看,他的眉毛。”她拿出另一部手机,翻出雷驰的照片,一张清秀的少年的脸,“眉毛,像吧。这好像是我儿子。” http://126c.org   张宜碧的丈夫说,医院里还有很多无法确认身份的人,“只能抽血验DNA,昨晚说要抽血,我们等了一夜。”   那天晚上,张宜碧还得到消息,港口医院新送来一个死亡的消防员,要公布名字。 http://8001040.org   闻讯赶来的失联消防员家属,几乎将医院空地占满。张宜碧找了把椅子坐下。   朱队长来了,他将宣布新找到的遇难消防员是谁。 http://8001018.org   张宜碧站起来,远远地和朱队长点了点头。 http://8001013.org   因为爆炸当天倒休,四大队的朱队长没有奔赴现场。爆炸发生后,他想进去寻找队员,被拦在警戒线外。   朱队长也是第四个叫出“雷驰”的名字的人。除此之外,张宜碧再也没有找到认识儿子的其他人。   人群越来越集中,大家或蹲或坐,都在焦急地等待着那个宣布的时刻。   站在张宜碧身边的另一位失联家属,劝她回酒店等,“咱俩谁等都一样。” http://mplife.org   她告诉《新闻极客》,自己是消防员聂金星的姐姐,小聂是雷驰在四大队的同事。   9点多,家属被要求回酒店等消息。 http://8001043.org   9点45分,酒店大厅,结果公布,死者是聂金星。   小聂姐姐的泪水刷一下就掉了下来,反复用脚跺地。   其他人都沉默着。   张宜碧突然说了一句:“我相信我儿能挺过来,我儿很坚强。” http://8001023.org (新闻极客 谷力 刘洋 临安 天津报道)相关的主题文章:

 
  刷广告流量作弊弹窗流量点广告短短几分钟十余个感
分享 转发
TOP